阿郎故事_照片 (2)

庇護工場只能賣愛心?全民加入,讓庇護工場有價值!

每到年節禮品銷售熱潮時期,就常常會看見政府首長或名人帶著一群身障者,希望社會展現愛心,用購買行動,支持身障者。從愛心角度思考庇護工場,一直都是一般人對庇護工場的理解。

但庇護工場機制設立的最終目的,是希望讓身障者最終可進入一般就業市場,庇護工場則提供了這些身障者在過渡期間的職能訓練。但目前台灣的庇護工場幾乎沒有扮演過渡期間的角色,事實上都成為中、重度身障者的永久工作場域。雪上加霜的是,庇護工場的定位在政府勞政體系下被視為企業,應致力於經營管理,推廣產品及建立專屬品牌,而庇護工場從社會福利單位轉換成自負盈虧的企業營利組織,除了要面對原本中、重身障者沈重的職業訓練,更要兼顧市場與行銷推廣的責任。但在原本社工人力有限、行銷資源與人才不足的狀況下,經營缺乏專業、產品無法創新,面對年年虧損的壓力,最後只能操作愛心,成了每家庇護工場最深的無力感。

烘焙業因入行門檻較低,且其製程不算複雜,成為庇護工場的熱門選項。

為了解民眾購買庇護工場商品的消費行為,長期關注社會各項公益議題的我們,針對庇護工場商品的品牌、品質、競爭力、行銷等問題於今年2月22日至3月3日舉行網路民調,共回收308份網路問卷,有效樣本數為298份。

網路民調顯示有70.1%受訪者知道什麼是「庇護工場」,59.4%表示買過庇護工場的商品;其中,57.2%表示「只買過一次」,17.9%「買過2次」、13.2%「超過3次」;亦即,購買超過一次的比例偏低,為31.1%。購買過庇護工場商品的受訪者,對於品質的反應兩極,51.7%認為「很好,喜歡」;46.9%認為品質普通或不好。

在購買動機方面,則有高達97%受訪者表示,購買庇護工場商品的動機是「愛心」及「做好事」。而被問及庇護工場及商品的問題時,重複選項的回答依比例高低依次為「行銷手法老舊」(63.2%)、「產品不夠市場化」(51.7%)、「公益目的不清楚」(32.1%)、「組織財務不夠透明」(28.2%)、「商品包裝不佳」(22.5%)、「價格太貴」(19.1%);也有人回答是「負面流言」、「通路太少」。問卷banner

根據我們的分析,很多人為了愛心、做好事,購買庇護工場商品,但覺得品質不具競爭力,再購買率低。庇護工場操作「愛心」並沒有錯,但如何從感性層面回到理性層面,從庇護工場的永續經營角度,解決核心問題,像是:產品創新、社群行銷、企業經營思維、設計導入、專業人力等等,都遠比政府每年舉辦單次性的愛心展銷園遊會更有價值。

以香港的庇護工場經營為例,許多庇護工場不僅僅協助身障者在工作上找到人生價值,更導入設計與企業經營思維,例如:雇用精神障礙者的330咖啡,店面邀請設計師團隊合作,設計感專業度十足,不輸一般咖啡廳;產品與服務品質更無一馬虎,就是希望能走進市場獲得消費者認同。對於身障者職能訓練也相當縝密,評估其身心狀況才決定工作的職務分配,在工作上對身障者也多所要求,不希望只是愛心與包容的操作,更希望因為他們盡責專業的表現,讓良好的社會互動來給予他們真正的成就感。

Cafe 330其明亮乾淨具設計感的店內一景。圖片來源:Cafe 330粉絲專頁

全國132家提供身心障礙者工作機會的庇護工場,多數是虧損的,即使具知名度的庇護工場品牌,例如喜憨兒烘焙坊、伊甸基金會的阿萬師清潔隊或是心路基金會的心路洗衣坊,沒有政府補助,也幾乎賠錢顯示民眾的關心與實際行動力間,存在落差。

任何的組織經營都不該只靠愛心與包容,新時代的公益思維應是理解與互助,全台132家庇護工場面對經營上的困境時,都努力尋求轉型與永續,他們為了滿足身障者想要有一份工作的渴求,即使在這樣艱難的環境中,還是得要苦撐下去。

我們除了用購買來支持庇護工場外,更希望企業、設計師以及行銷專業團隊主動認養庇護工場的營運,一起創造好商品、打造好品牌、發展好行銷,成為協助庇護工場轉型的力量;也透過更多的跨界合作、公益平台以及創新思維帶動庇護工場的提升,協助更多身障者在就業中獲得應有的自信,別讓社會對庇護工場的印象只剩廉價的愛心。

香港設計師團隊Alchemist Creation,與庇護工場合作所打造的鋁罐手錶「CAN WATCH」。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