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學校_實習企業專訪_20170113

「對當時的我而言,讀書只是一種知識的武裝。」——專訪StreetVoice街聲陸君萍

StreetVoice街聲,是一個集結台灣眾獨立音樂人創作能量的音樂分享平台。十年至今,他們除了透過街聲網站推播優秀作品,還舉辦每月一次的「大團誕生」、吸引兩岸音樂愛好者共襄盛舉的 Simple Life簡單生活、音樂現場視頻節目 The Next Big Thing,以及獨立音樂的資訊網站 Blow 吹音樂等⋯⋯透過各種媒介,打造了完整的音樂產業生態系,全力支持創作者對世界發聲。

這次我們專訪新媒體發展部資深副總經理陸君萍,她是本次計劃的共同發起人,自己亦曾有兩度休學的經驗。她描述那些跌撞卻勇敢的青春歲月,抉擇總是倉促、難以顧全各方。可回頭望去,那些為了在社會叢林裡活下去而擅闖的人煙罕至的小徑,都成為真切的生命體驗,使她後來在快速變革的藝文產業裡,總能察覺人心的細微浮動。

或許如她所言:「(那時的決定)就像肚子餓了,想吃午餐,可是不知道要吃什麼,走下樓,右轉,就這家吧。搞不好就吃到地雷啊,可是我運氣很好。」她想了想,笑說:「或者我也缺乏因為吃到地雷而沮喪的性格。」人生總是未知,唯有不畏挫敗,才可能構建出意料之外的故事。

 

Q:可以簡單談談你對大學教育的想法嗎?

台灣教育給年輕人的想像很單薄,求學時的人生標的被定的很莫名其妙。以前我也以為人要活著只有一條路可以走,就是讀書。結果我走到了,考上台大,可是整個過程並沒有幫助我找到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有什麼夢想、或是了解社會是什麼樣子、以及應該帶著什麼樣的心態進入社會。

 

Q:你也曾兩度休學,可否談談你的大學求學經驗,以及離開學校後的心路歷程呢?

第一次是因為自己愛玩而被休學,當時我十九歲。離開學校後我開始接觸不一樣的領域,像是音樂、劇場、電影。我休學時正好是台灣風雲變色的那一段時間,當時的台北縣正在辦北縣美展,本土藝術家串連,陳文茜回台灣辦中元普渡祭等等⋯⋯環境允許人們做非常多不同的嘗試所有人都在很興奮地期待文化和社會的改變,而人一但看過了那些東西就很難回頭,因為眼界不一樣了。

後來我重考,考上政大社會系,當時在第二屆北縣美展跟著吳中煒(藝術家)辦天空破裂節,需要投入很多時間。我在政大覺得極其無聊,就休學了。第一次休學會想著自己是不是還有機會重回校園,第二次就沒有回頭路了,因為是我自己選擇的。我曾經想成為學者,然而後來我發現成為學者是一個多貧乏的想像,我的個性根本沒辦法專心好好讀書或是教導別人。第二次我就徹底拋棄了這個想像,即使到現在我都沒辦法肯定地說我想要做什麼事。可是我很幸運,我一直遇到很好的人,我不敢說我做對了,但看起來都沒有做錯。

 

Q:在校園裡跟走出校園的你有什麼不一樣?

我兩次讀大學都是就讀社會系,往來的人都是關注且討論文化社會藝文的社群。台大校園文科當時的主流是後馬克思,後現代思潮剛進入台灣,成為顯學。我們心裡充滿了抽象的詞彙跟概念,可是我缺乏人生歷練去理解。

後來我去Roxy(夜店)工作,我覺得很特別的是,有一個吧台店長,他是高職畢業,深交的朋友也沒有讀過什麼書,但是他可以很精確地描述一個狀態,是我用那些高級詞彙說不出來、或者是說出來也沒有解釋到任何事情。

這些經驗使我明白,當時對我來說,讀書只是一種知識的武裝,這些知識的武裝無法真正幫助我與世界溝通、了解這世界的意義。透過這些武裝我只能「表現」我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卻無法真正跟別人溝通。如果你無法跟別人溝通,就無法真正得到很多。本質上我對世界跟人生充滿好奇,好奇的程度遠遠大於對學術和知識。然而這過程都是慢慢發現的,透過尋找的過程才知道真正讓你有動力的事情會是什麼。

 

Q:對透過本計劃到街聲實習的參與者有什麼期待?

通常在面對實習生的時候我很被動,我會讓你參與整個會議流程,但是你想要扮演什麼角色,取決於你的積極程度。以過去的經驗來說,我們會碰到兩種實習生,一種很積極,非常想了解這個產業;另一種只是為了學校的實習學分,很被動,只能做一些行政雜務的工作。

可是這次的實習,參與者的確是放棄了什麼,來求取一件不知道會得到什麼成效的事情。所以我會對本計畫的實習生要求比較高,也希望你在這個過程中,跟團隊有更多對話。而且這項實習計劃有薪資,你不可能不負擔相應的責任。

 

Q:實習生到街聲的工作內容會是什麼?

具體要看狀況。因為我們的營業項目很多,有媒體、網站、也有活動,我會視每個人的狀態,來決定要將他放在哪個部門實習。

 

Q:可以談談什麼樣的人適合加入音樂產業嗎?

首先,這個行業要求非常有意願跟社會產生關係的人,因為你的所有能力都是來自於人生經驗的豐富與否。你生命中必須要有堪足類比的經驗,幫你去了解人,幫你去了解當生命中發生重大改變的時候人心會產生什麼樣的變化。

其次,你至少要喜歡音樂,即便品味跟大家不一樣也沒關係。對新的樂團新的人要經常性地吸收,如果本質上不喜歡,這些事就是作業與考試,如果這些視聽娛樂你本來就喜歡,當然就會好一些。

最後,這是一個很容易受到挫折的產業,畢竟你碰到的人都是藝人、音樂人、創作人,他們都是好人,但卻可能對一些你覺得很正常的東西缺乏理解的能力——比如說他可能看到合約就頭痛、可能很散漫、可能對合約很囉唆。所以你自己心理素質要夠堅定,臉皮要夠厚。

 

Q:給參與者的建議,如何調適自己的心態?

選擇這個計劃的人是辛苦的,因為你會面對兩件很清楚的困難:第一是與過去的社會連帶衝突,也就是跟家庭的衝突;第二是跟同期生產生斷裂。這個代價很大。然而在漫長的社會路上,如果沒有這些陪你一起長大的人支撐是非常辛苦的,所以我建議參與者要留餘地,保持跟同期朋友的聯繫;你跟家人可能會有衝突,但不要把話說死、把路鎖死。

——加入Why School,成為街聲Street Voice的實習生——
工作內容:媒體、網站、活動,視實習生合適的位置而定
性格特質:本質喜歡音樂、視聽娛樂;願意了解並同理別人;堅定且有耐心。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