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79621_1854569321227121_1045968458_o

透過音樂認識世界的實習之旅——Why School? Gap Year實習誌#3

Gap Year 實習計畫,是由左腦創意行銷街聲坪林街左邊兩次河共同發起的一項社會實驗。
邀請對未來仍有徬徨的大學生,透過休學一年全職實習,跟我們一起探索更多可能。

文/何放(台大人類休學中)

Intro

初來乍到街聲,什麼事情都是新奇的。電梯裡的我好緊張,緩緩升到十一樓,老舊房舍、停工的大巨蛋與台北101在好大一面窗戶上,卻異常地協調。辦公室比想像中的還要大上許多,馬上忘記剛剛介紹的各部門區塊,坐上一張連包膜都還沒拆的椅子。填了許多資料與領到一張打卡磁釦後,就像經過了一連串的儀式,淨身洗禮,就像在告別昨日的學生。

18379621_1854569321227121_1045968458_o
甜約翰 Sweet John - 降雨機率

三月份大團誕生開發場

從後門進入Legacy(音樂展演空間),裡面的空間像是一個小小劇場的後台,樂團休息室、化妝間、狹窄走道和蜿蜒的階梯。舞台上的樂器閃閃發亮,各式各樣的器具、整線好的一圈圈導線就定崗位,被纜線插滿身上所有開孔的一台台電訊設備則在舞台底下發出點點紅光,閃爍微弱的訊號光線。以洛(舞監)倒也像是個表演者,周旋於各樂團、Legacy舞台及音控人員和外面的VJ及錄音團隊……。樂團換場時,在舞台上一角的他雙手一揮,布幕隨即拉下,電吉他的feedback轟鳴持續衝擊,原來整個表演的環節都是由他一人指揮。

離開的時候,外頭的地板濕漉漉的。往捷運站的路上,陪著一個有點年紀的阿伯一起走,同時也是一名視障者。起初以為只是酒醉於路邊的人⋯⋯猶豫了一下子,看他步伐如此緩滿(平常看到的視障者都沒走這麼慢)不斷用長棍趨前試探,又已經快十一點了,於是便上前詢問需不需要幫忙。聊了一下子才知道他要去搭捷運到永安市場站回家,平常在這附近的辦公大樓作清潔,今天因為辦公室在開會所以也被耽擱到時間了。講著講著他突然說到,這樣聊天害他分心而忘記數到第幾根柱子了!原來一路走來碰到第七根大柱子後,再往前走十七步便會來到路緣凸起處,也就是過斑馬線的地方。

有點難想像我在認識他的時候是透過觀察其人、動作和語言交談,而他是完全透過聲音在認識我;有一瞬間也突然覺得阿伯的世界倒也浪漫,世界被砌成一塊塊計量單位,整個宇宙的邏輯好像被他掌握者,簡單又明瞭。或許每個人都有自己運轉的真理和準則吧,例如從小身為學生的軌道裡可能是各種考試、檢定與文憑堆砌而成⋯⋯,我想這次的實習機會應該就是一個撞入別的軌道裡冒險的機會吧。

18405656_1854569314560455_1200416127_o
龔鈺祺 -【習作】No.6 台北的天氣很爛★Bad weather in Taipei, 2017

三月份的台北一直泡著水,公車的編碼讓人眼花撩亂,一沒注意呼嘯而過的輪胎又濺起水花。每天中午進公司,七八點左右打卡離開(一個月後發現我大錯特錯)。雖然本來就對街聲有初步認識,包括有在使用這個平台聽音樂,參與過相關的線下活動(簡單生活節、Park Park Carnival),還是存在著許多陌生跟未知,只能更努力了解更多一些。我待在的位置是新媒體發展部,協助線上行銷的部分,能一窺街聲網站的後台,還有製作廣告業務的報表等等。

實習的同時,也間接的觸碰到原住民族傳統領域劃設的問題。228連假在網路上就看到了許多音樂人串連聲援的直播行動,爾後我也去了現場幾次。簡單說一下,很多人對原住民族爭取「私有地」劃設為傳統領域表示不以為然,但事實上傳統領域是「主權」的概念而不是我們所認知的「財產權」,也就是說私有地的產權不會跑到原住民族身上,只是當面對大型建設開發時,部落能擁有知情同意權去協商、討論的可能。再白話一點,這個劃設辦法排除私有地等於在間接地幫財團開路,東海岸許多的大型建設開發案已經插好旗子,準備蠶食鯨吞原住民族生活好幾百年的土地。

扣回天氣,在凱達格蘭大道的夜宿抗議仍然持續。雨不會困住什麼,只是聽說凱道露營區的帳篷有些開始漏水,也必須在營底墊一塊墊子以免營帳進水。(這篇文章拖稿非常之久,截稿前警察才清除了凱道上的藝術裝置、台灣原生百合、一顆顆石頭與每個人的心願。)

誠摯地邀請大家一起關心,因為沒有人是局外人。

一起陪原住民族劃出回家的路:https://goo.gl/L2fa2q
傳統領域Q&A:https://goo.gl/A3riiB

 

18447849_1854569274560459_814224614_n阿飛西雅 - 西藥房

實習的日子也會參雜了一些焦慮和憂慮的味道,所有細小的都被放大數十倍。就像聽完《提去買藥仔》,專輯旁下的標題「沒有吃藥,不代表沒有生病」,此時卻想吞下那些花花綠綠的膠囊藥丸,面對四方螢幕,和不知道該做什麼的處境。與他人建立關係、更積極的參與和找到切入點都是一件困難並且要學習的事情。能跟著一起開會是了解整個公司運作和文化的機會,會議的氣氛比想像中的還要輕鬆一些,但氣氛輕鬆不代表報告或行為也可以輕鬆,是我後來才了解跟注意的。

月底,五月天在大安森林公園開了一場20週年演唱會。結果公司架起投影機同步直播,阿信、瑪莎等人被投影到牆壁上,大家吃著PIZZA品頭論足,一瞬間辦公室變成了我原本想像中的音樂公司。(平時大家都戴著耳機,只能隱隱約約聽到別人耳機傳出來的搖滾鼓擊聲,一整層辦公空間都還滿安靜的。)也發現這間獨立音樂產業公司對主流音樂滿友善的啊~,或是五月天其實都或多或少佔了大家一小塊記憶(?)。

電梯向下,最後一首歌。

空氣載體 - (un)real ft. iKU+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