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不大的鬧,在這個公園改造的案子中,最享受的片刻,就是和小孩在一起了~

來鬧的實習日常|長大的人與長不大的人|Why School? Gap Year實習誌#5

Take photo by MaxCurve

 

簡單生活節翌日上班,一如往常,睡到聽不見鬧鐘的呼喚,驚醒,匆匆踏進綠油油的左腦辦公室,開啟了新一週朝九晚五上班生活。我上班的心,仍興奮地在千里之外的市府廣場草地上旋轉啊奔跑啊,在歌曲搭建的景致中搖擺起舞。

2016年,草東沒有派對與玖壹壹的音樂席捲台灣,終結小清新時代,替時下年輕人唱出心聲。2017年暑假,老王樂隊的厭世旋律,鮮活勾勒出這世代某大群年輕人生活樣態,他們依循傳統社會期待在升學考試制度下步步高升,卻在高等教育殿堂驚覺學非所用。他們焦慮地思考著人生出路,有些人發倔過去豐衣足食的成長路徑,未必是自己想要的生活,有些人不斷試問自己能拿什麼,在這快速更迭的時代立足。

鏡頭拉回辦公室,長大的人與長不大的人在此交織。

長大的人,在繁忙工作中各展長才,有的人在客戶理想中,用文字按部就班,打造一座新奇遊樂園,有的神隱螢幕後方,用力生出一篇篇叩人心弦的精美貼文,有的人在甲方與乙方,搞不好還有丙方丁方的複雜關係間立志成為傑出第三者,一下板起臉成為商場談判者,一下豎起耳化身為洞悉人心的顧問,但他們大部份時,是個專業保姆,細心呵護手上嗷嗷待哺的孩(案)子,在不同發展階段中給予最適切的關注,有些人負責將抽象概念與生硬文字輸入腦中的工作方程式跑一跑,再輸出一幅又一幅驚艷圖像。

長大的人,在辦公室裡,步調緊湊,講求績效。
長不大的我,在一片綠意中,邊聽著自己最愛的音樂抖抖身體,邊完成上頭交代的任務。

揮揮手 擺擺頭 我們一起去郊遊~

真快樂 真快樂 快樂並不需要理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2O2CTD6Zxg

長不大的鬧,在這個公園改造的案子中,最享受的片刻,就是和小孩在一起了~
長不大的鬧,在這個公園改造的案子中,最享受的片刻,就是和小孩在一起了~


長大的人,在綠油油辦公室裡登峰造極,並討論規劃如何再創高峰。

長不大的人,看著長大的人,在螢幕前敲敲打打,打出了日頭也打碎了黑夜。

長不大的人,在慌亂之中,左顧右盼東施效顰,學習用專業的口吻面對客戶「您好~我是左腦創意行銷的實習生,請問是__嗎?」,並趁老闆不注意時偷翻她暫置於會議室的書角,覺得好看就在心理大念三聲書名,以為這樣就不會忘記。

長不大的人想長大,咕嚕咕嚕灌下轉骨湯,下定決心每週看一本書、寫一篇週記(哈哈唯一做不到的)、隨時捕捉影像、企圖把所有參與的東西做成SOP。

長不大的人蹦蹦跳跳參與公司看起來最活潑的案子——臺北市鄰里公園改造計畫。 圖為施工中——大樹的公園,樹德公園。
長不大的人蹦蹦跳跳參與公司看起來最活潑的案子——臺北市鄰里公園改造計畫。
圖為施工中——大樹的公園,樹德公園。
跟著專案執行一起造訪施工現場,不小心就飛上了遊具頂層玩耍~
跟著專案執行一起造訪施工現場,不小心就飛上了遊具頂層玩耍~
長不大的人會得不多,只能支援一些童心未泯的活動現場,如台北文創天空創意節開幕記者會。
長不大的人會得不多,只能支援一些童心未泯的活動現場,如台北文創天空創意節開幕記者會。
如公園改造開幕記者會。
如公園改造開幕記者會。
長大的人用語言說明理念,還沒長大的人,想不了那麼多,直接搖搖晃晃爬上遊具。
長大的人用語言說明理念,還沒長大的人,想不了那麼多,直接搖搖晃晃爬上遊具。
只是偶爾,長不大的人,需要接受長大的人支配,直到擺出的畫面在長大的人眼中夠對味。
只是偶爾,長不大的人,需要接受長大的人支配,直到擺出的畫面在長大的人眼中夠對味。

有時候,轉大人快不得。

長不大的人近看長大的人越來越厲害,對照鏡中自己卻越來越失敗。她徹底自卑,害怕跟很厲害的人眼神交流,事情無法如期完成便躲在辦公室一隅不知道如何面對其他人。隨後,她發現自己無法集中精神,無論怎麼腦袋更新,永遠無法轉得跟長大的人一樣迅速。她鼓起勇氣,第一次尋求專業協助,發現自己的腦波只有普通人的三分之一。

於是,長不大的人,帶著暫時的心靈小感冒,復發的童年傷口,初嚐擁有專業協助的滋味。

她幸運地擁有朋友和暫時的社工,和社工一遭又一遭、一來又一往談話後,長不大的人逐漸接納長不大的自己,體認每個人之間,本來就存在著差異。她更幸運的是,偶爾在恐懼的深夜,還可以依偎朋友,在她單薄的棉被裡緊緊蜷縮閃躲黑夜侵襲,隔日一早才發現朋友已經被擠到緊貼牆壁。

長不大的人和長不大的朋友們,平時散落不同空間、擁有不同專業,卻在同塊土地上默默行動,成為彼此安定的微光。

例如這些~
例如這些~

 

Take photo by MaxCurve

雖然,她仍然害怕傾吐心事,害怕朋友承受不了再次離去或害怕拖累朋友。大部分時間,她仍舊選擇將所有負面情緒往內心傾倒。

長不大的人,很幸運地能和一群溫暖的夥伴和二位實習生共事,有神來一梗的左腦小編,帶著長不大的人練習發想、撰寫一篇篇貼文,處理會動和不會動的各樣影像。有絕代最瘋做人最成功人緣最好的知心同事,不定時供應糧食。有人小志氣高的公園負責人,簡稱公頭,用汪汪大眼電波橫行業界。長不大的怪物跟著公頭,參與公園改造幕前幕後,一邊誤觸高壓電一邊努力完成公頭交代的任務。

例如這些~
例如這些~

 

和左腦好友一起返家
和左腦好友一起返家

 

和其他實習生,享用猴硐露天午飯
和其他實習生,享用猴硐露天午飯
大學直屬弟妹說問我要不要吃飯聚聚,身為姊姊的我,直接半強迫要來街頭家聚,這是我們親身體會自己長大的土地另一端人們的故事。
許久前,因為實習接觸到原住民統統領域劃設議題,那時大學直屬弟妹問我要不要吃飯聚聚,身為姊姊的我,直接半強迫要來凱道上的部落家聚,這是我們首次親身體會 ,自己長大的土地另一端人們的故事。

長不大的人仍舊害怕融入群體,擔心拖垮步調。

長大的人持續按部向上成長。

快慢之間,長不大的人踩著自己在快中之慢的步伐一步又一步、一步又一步邁向成熟。

成熟是一種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輝,一種圓潤而不膩耳的音響,一種不再需要對別人察言觀色的從容,一種終於停止向周圍申訴求告的大氣,一種不理會哄鬧的微笑,一種洗刷了偏激的淡漠,一種無須聲張的厚實,一種能夠看得很遠卻又並不陡峭的高度。

–余秋雨《人生風景》

或許,這就是所謂的長大吧!

長不大的人,漸漸習於在搖搖晃晃的夜車上翻書細讀,試圖揣測長大的滋味。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