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台北的前幾天,與好友們的學士服環島畢旅

著放予去,著放袂記|Why School? Gap Year消失半年實習誌 #6

嘿!兩年前的蔣龜,你正還他媽的拼死拼活準備著轉學考吧!

為了是一心去台北過過所謂的台北生活,

你好愛好愛皮革但一定沒想過,

你之後會開始玩皮革甚至教起了皮革,

也一定沒想過現在居然可以不用為了考試而學習,

可以為了真正感興趣的東西所學習,

但有一點你一定不知道,

你身邊正有著一群當時你還不熟但在未來日子裡最懂你最照顧你的一群夥伴,

雖然你謝師宴和畢業旅行都注定跟不到了,

但聽著他們發生的種種,是欣慰是開心的,

你也不可能知道之後心一橫就去了台北生活,但其實你一切都沒整理好,

心情也是,行李也是。

這段文字寫在2017年五月的日記裡,當時剛上台北兩個月,覺得一切都好像正要慢慢步上軌道了,在那山上的小屋裡,過著極簡的生活,剛剛讀著自己實習開始到現在的一些日記,狀況好的壞的都在其中,轉眼間,我們都要結束why school計畫,重回學校,重新當一個學生了。

上台北的前幾天,與好友們的學士服環島畢旅台北的前幾天,與好友們的學士服環島畢旅

 

山上極簡提案

講講這半年的事吧,五月到八月算是坪林街左邊一個轉移的階段,空間轉移到猴硐,經歷了一個空間的結束,伴隨著是另一地方的開始,但其實到了六七月,已經覺得到了一個身心靈狀態緊繃的樣態了,面對看到表單上的新活動,會覺得面對人群的疲累,先說說當初在坪林時的商業模式,我們主要以在地的小旅行為主,最道地的食物會穿插在活動中間,像是對面的良心饅頭(切片當早餐)、超濃的無糖豆漿加上喜願牌味噌的豆腐味噌鍋,而火鍋裡的菜當然都是隔壁阿姑從山上現採的,有時還會問我,「要幫你挑菜嗎?」一個小小的村落就這樣自轉著,那樣簡單的日子,回想起來,其實是算快樂而滿足的。

與各式旅人相處,是在山上日子裡,一段很滿很滿的回憶
與各式旅人相處,是在山上日子裡,一段很滿很滿的回憶

週末,是我們最忙碌的階段,一些帶著在都市塵囂中累積過多的煩悶的人們來這距離市區半小時的山上,體會這通常會被他們在腦海裡列為「特別」的回憶,他們的特殊回憶卻是我們的日常。喜愛和陌生人交談,也是我在那裡的收穫之一,在十幾小時的高密度相處下,從對話、肢體動作就能略知一個跟你生活在完全不同脈絡下,他的思緒和那些你從沒想過的事物。有整場只有一人報名的大姐姐,我們看了所剩無幾的螢火蟲,聊了我們原本特意放在記憶深櫃裡頭的瑣事:有最近剛從日本擺完展的插畫家,那晚我們在討論著究竟要去大公司看看的與否:有年初環島時認識的旅人,在左邊我們相遇了。坪林街左邊這小小不到幾坪的空間裡,每人來這就像是吃了誠實豆沙包,會毫無保留的講出最真誠的那個自己,有一陣子還以為自己是在告解室呢(笑),但也因為這樣,認識了一些神奇的人,畢竟從你們開始認識,就沒了客套這件事。

印象比較深的是在坪林帶的最後一次活動。
一樣的提前策劃好所有覺得該有的細節,一如既往的又出包,還是那麼的措手不及,但好像對這種況狀不斷的情形,習以為常了,說真的,太順利反而會覺得有點空虛呢!
最後這天,我們要出餐到戶外,讓大家在戶外用餐,而屋子裡只有我在廚房裡穿梭著,胡庭碩一次也沒進來,總是在屋子外與我對談,就算這樣,他也是很快的結束對話,去跟其他鄰居道別。是到後來,活動順利結束後,整理出一大批去猴硐的東西,堆在門外。他過來看著店裡,手托著下巴說:「哎!我還是不敢進去誒。」

「為何啊!是太亂喔!」

「會捨不得啊!誒你以後不要開店啦,給人家雇就好,你看要收個東西都不敢進去。」

看著他在這裡打拼了兩三年,今天一一的來跟店家道別,有那瞬間也鼻頭一酸,一個原本要結束的空間,讓我進去這樣胡搞瞎搞,也曾辦過整間屋子因為忘了把表單關掉,導致人太多的活動;也曾帶過只有一個人的活動,很多很多跟原本認知上的不一樣,帶活動很愛跟大家聊到快天亮,儘管那早已不是工作時間,每次每次都把自己掏空了一次,講了同樣的故事,講了為何至此的原因,有時會錯亂到跟自己好朋友忘了跟他們講過什麼。

 

而上面講到待在左邊後半期的時間,大說是想要離開的。
每日的操勞和身體上的疲倦,日積月累的像你深潛在一個不見天日的大海裡,一開始對於那些絢麗的魚兒們總是驚豔著,眼睛一下也捨不得眨,深怕會錯過海龜游過身邊的機會。但是過了一段時間,雖然身邊有著充滿許多有趣的事物,可是你好想上岸了,對於在深海裡的冰涼,總在考驗著你的意志力,考驗著你能不能沈浸這片荒暗並怡然自得。

我想人生中經歷過的荒謬事物有一遍都集中在這半年發生了,從完全不會開火到能弄點樣子出來、從不太敢跟陌生人交談到在坪林攔便車去烏石港參加活動,從一直質疑自己上台北是否值得到….,好吧,我其實也還在質疑,但是隨著時間,以前的那些質疑部分轉化為一種提醒,一種告訴自己記得別要辜負這段歲月了。

在剛進入坪林街左邊三個禮拜時的一個晚上,碩花了好長一段時間跟我解釋了當時的營運狀況,細節倒是忘了,大體而言就是快營運不下去了,最後問了我:「你還要繼續待在這邊嗎?」

在山上的日子裡,時時會想起這個問題,
常常反覆問沒在山上的自己會在哪裡,

但是現在回想,我真慶幸我當時選擇了留下來呢!

 

 後來攔到一個帥氣的擋車大叔

後來攔到一個帥氣的擋車大叔

 

第一次嘗試做甜點,假掰擺盤先贏一半
第一次嘗試做甜點,假掰擺盤先贏一半

為了實現夢想,有時候,你得先放棄夢想。

也會和朋友聊起,怎麼敢這樣一無反顧地往臺北跑,去了一個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做著所謂「理想中的事」,當初覺得很酷的事,像是社會創新、什麼想回饋社會,當自己真的投入其中了,才會發現一切都不是當初在腦海裡的那些。而且你的角色會處於一個父母希望你可以好好找一份穩定的工作,什麼拯救台灣的大志交給其他人就好,朋友則是一如既往地支持你,趁著年輕時候好好去拼一拼,但這些客套的勵志話一直充斥在你的生活,你不知道他們是不是在給你錯的方向、是不是只是單純給你勇氣,而前方明明是你拼了一輩子都跨不了的大牆。另外也會覺得身上乘載了好多朋友們的期待,「等你到時候台北啊!我請客。」一些刻畫了你翻了大牆之後才配擁有的風景,當你建構了越多牆外風景,得失心也在慢慢地蠶食你,但是沒辦法,這是這現在社會的規則,在還沒有主宰這社會前,你勢必要跟著走。

我自己的方法是,找自己信任的前輩與同和身處於同面大牆的夥伴。
找自己信任的前輩,你認為人煙稀少的道路上,曾有過他的足跡,翻過類似的大牆,而生存至今。
他給你的建議不一定是你現在解決的方法,但至少會有「真的有人這樣走過來耶!」的自信感,現在所面臨的抉擇大路在他們眼裡,或許是必經的,是決定你有沒有足夠的動力再走下去的。一同和你站在同面大牆前的夥伴,我想這應該也很老調長談了,但等到真的身體力行,才會發現那些看似最簡單的道理,是最實用的。像是互相分享目前的瓶頸點,「原來不是只有我有這樣的問題!」心裡安心許多之後,再好好的分析目前的問題,不敢說一起翻過這面大牆,但至少,可以看得更清楚在你前面的困難會是哪些。

來台北之後,從一開始接觸大量人群的坪林街左邊到後來的街聲,聽見了許多在自己生命經驗之外的故事,認識了一些志同道合的夥伴,其中看見很多很認真在走自己想走的路的人們,雖然也常常聽他們說起對未來的害怕,不跟著世俗價值過日子的苦,都太真切太清楚了,但他們還是奮不顧身的樂在其中。在他們身上,可以看見許多以前還在學校渾渾噩噩的自己不懂的社會運行的規則,說是社會黑暗面,倒也不是,而是以前的我,沒把現實放在眼底,現在則是對「為了實現夢想,有時候,你得先放棄夢想。」這句話,好像懂了那麼一點。

去反亞尼大遊行野餐
去反亞尼大遊行野餐

「知世俗而不世俗」也是我在他們身上看到的共通特點,從一開始的相信人性本善也好

,可以很放心地講自己想講的,交談間不用去防備著自己的話被誤解。

而也因為經歷的黑暗多了,什麼世俗的樣態也略知一二,多多少少也曾受過傷,正面迎擊而傷痕累累的經驗也讓我聽的很心疼。願意做一個善良的人在這社會上很難有好日子,但他們還是很神奇的活到了今天,然後一邊拿著酒杯跟我講著那些總是以嘲諷的語氣面對以前那些死去活來日子。

苦嗎,比1664淡藍色那瓶小麥味再多個五倍吧!
誒可是啊,你不覺得這些比你進去一個無聊的上班生活,整天幹譙那些客戶好多了嗎?
笑了,我們都笑了,笑得好像之後又遇到那些鳥事,想想今天聊的,可以不那麼難過了。

發表迴響